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之后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2010-11-25 15:3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祭同胞文稿——写给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前两天回了一趟上海,除了看孙子,最想去的地方就是胶州路,11月15日的一场大火让胶州路728号成了全上海乃至全中国关注的焦点,回到了上海一定要去看看的。胶州路离我家不远,骑自行车从长寿路向西行一段路就到了胶州路,沿着胶州路由北向南,到了安远路口,警察在路口拉起了警戒线,交通已经中断,车辆不得进入,只允许行人和自行车进入,再向前就到了余姚路胶州路十字路口,路口的东南角,三幢大楼沿余姚路一字排开,紧挨十字路口最西面的一幢就是胶州路728号火灾现场,虽已过去了几天,我还是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被火吞噬的大楼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洞开的门窗象一个个怪兽张着血盆大口,令人胆寒;到处可见空调的残骸,变形的金属框架,飘零的物件;钢铁的脚手架已被熏得焦黑。可以想象,几天前的这场大火该是多么恐怖,脚手架上布满了可燃的尼龙网和毛竹片,还有保温材料,这些东西在数十米的高空一旦燃烧起来立即把整个大楼变成了一个火筒,而筒子楼的烟囱效应更是推波助澜,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一场大火就在人们的眼前把大楼瞬间吞没,居住在楼里的居民大难临头措手不及,火海热浪中他们惊恐万分慌不择路,滚滚浓烟里他们踉踉跄跄窒息难忍,噼噼啪啪的燃爆声淹没了他们哭天喊地的呼救声,而楼外的人们面对如此情景却是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在火堆中挣扎,这是多么惨不忍睹。二十八层的大楼将近八十米高,而消防云梯最多只能升到十七、八层的高度,在熊熊燃烧的大火面前警用直升飞机也只能望楼兴叹,不能迅速控制火情,从下午两点到六点,消防官兵用了四个小时才将大火彻底扑灭,官兵们虽然从火海里救出了部分民众,无情的大火还是夺走了五十几条鲜活的生命,还有几十人受伤,几十人失踪。上海能竭尽全力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做好世博会的安保工作,却在世博会闭幕半个月、11.9消防宣传日刚过去六天后没有做好这本不该出问题的常规管理工作,发生如此重大的不幸事故,正如事后上海市市长、静安区区长所说,上海建筑装饰市场如此混乱,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深感自责和愧疚”。从这里余姚路向东的一截和胶州路向南的一截已成禁区,很多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禁区外挤满了从四面八方自发赶来吊唁的市民。人们隔着马路凝视火灾大楼,个个表情沉重,淡论着这场大火,为不幸遇难和受伤的同胞扼腕痛惜。禁区处有一个出入口,让吊唁的人们到大楼下献花。前来吊唁的市民络绎不绝,他们手捧献花,步履沉重来到楼下,或双手合十,或弯身鞠躬,悼念他们的家人、亲友、邻居、同事、同学,楼下沿余姚路胶州路两旁摆满了花圈、献花、挽联、简易的灵台,脚手架上挂着寄托哀思的黄绸带。整个现场沉浸在一片悲伤的气氛中,市民们用他们的方式集体祭奠在这场大火中不幸遇难的同胞。我举起手中的相机,轻轻拍下这令人心碎的画面。远远望去,那被大火烤的面目全非的大楼就像一枝巨型的焦炭令人触目惊心,与周围的绿树形成强烈的对比,楼下成堆的献花挽联诉说着生者对逝者不尽的哀思,有一张供桌上并排放着两张遗像,看得出他们是一对老夫妻,他们略带微笑的脸上分明流露出对这个世界的留恋和对亲人的不舍,大火中也许他们中的一人本可逃生的,但他(她)却坚持要和自己的另一半生死相依、不弃不离,他们已经手牵着手相濡以沫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雨历程,这一刻在死神面前他们谁也不愿离开谁,硬是紧紧依偎相扶,同赴黄泉,感天动地。如果没有这场大火,也许再过两个小时,他们就要去街对面的幼儿园接回自己的孙儿;也许他们正在家张罗一顿丰盛的晚餐等待下班回家的儿女;也许他们正准备出门走亲访友;也许他们什么也没做,就坐在一起享受午后的阳光;也许------,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生命如此脆弱,他们就这样匆匆的走了,没留下片言只语,带着不尽的遗憾走了。想到这里,我的眼框已是噙满泪水。忽然人群中一阵骚动,抬眼望去,只见一位白发老太由众人搀扶着来到楼下,她早已泣不成声、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不用问,她准是来看望最亲的人了,是老伴还是儿女?抑或是她的孙儿?无论是失去了哪一位亲人,对她都是致命的打击,亲人死于非命,年迈之人怎能承受?在撕心裂肺的恸哭声中,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老人家请节哀,我们一起分担你的不幸和悲哀。在大火的遇难者中虽然没有我直接的亲人,但我已经并且还将在这个城市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就是我的亲人,我的同胞,我的兄弟姐妹!此时此刻,上海的市民都在与这些失去亲人的家庭一起分担哀伤,为他们送去关爱,陪伴他们度过最艰难的时光。在此我不愿也无权来评说这场大火的起因,相信相关职能部门会做出交待,处理好善后事宜,让逝者安息,给生者安慰。痛定思痛,但愿警钟长鸣,天下永久安宁,人民安居乐业。

谨以此文悼念11.15胶州路大火中不幸遇难的同胞。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胶州路安远路口已交通管制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被大火烤焦的大楼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余姚路口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胶州路余姚路十字路口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吊唁的市民之一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三幢大楼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愿逝者安息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吊唁的市民之二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吊唁的市民之三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吊唁的市民之四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同赴天国的老夫妻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不尽哀思滚滚来
 

祭同胞文稿——写给上海胶州路大火中的遇难者 - 老孔 - 儒家之后

                  大楼旁行道树的树叶也被烤焦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