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儒家之后

 
 
 

日志

 
 

我的三个母亲——1  

2012-11-23 12:4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三个母亲——1

每个人都有两个母亲:生母和岳母(或婆母),而我却有三个母亲:生母、养母和岳母。这要从我的祖父母一代说起。我爷爷奶奶生有四个子女(听小姑母说应是六个,她有两个小哥哥在解放前过早的死于疾病),我的父亲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一妹,在他们兄妹四人的家庭中,唯有大哥无子女,于是由爷爷奶奶做主,把大姑母家的次女和我(我在家是长子,上有一姐)过继到大伯家,这样伯父母成了父母亲,生父母成了叔叔婶婶,我和表姐成了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姐弟俩(姐姐则唤自己的生父母为寄父母)。我的生父在铁路上工作,生母把我留在常州的伯父家以后,带着其他几个子女随父亲沿着铁路线一路调动,最后在马鞍山定居;大姑父也在铁路上工作,他们一家最后随大姑父调到无锡定居;我们和爷爷奶奶以及小姑母一家一直居住在常州。父母亲生在旧社会,自幼没上过学,大字不识一个,属于那种典型的劳动人民。父亲在解放后上过几天扫盲班,识了几个字,进了一家浆纱厂工作(后来这厂逐渐演变为金属网厂、第二无线电厂、国光信息产业公司)。而母亲因为没有文化,只能干些体力活,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到街道运输站当了一名拉板车的运输工。那年头我正在学校读书,每逢星期天母亲都会要求我去为她推车,而少不更事的我则多少有些不情愿,星期天正是睡懒觉的好时光,拉板车并不是八小时工作制,一早就要出门的,我只得揉揉惺忪的眼睛跟着出门。母亲拉板车最多的是运煤球。常州桥煤球厂里(现在的火车站以东景福园小区附近),数百辆小板车排在煤球车间的煤球机出口处,冒着热气的煤球(那时还是小煤球)源源不断的流出,工人们接着把煤球装上小板车,再到磅秤上过磅,旁边有一位调度在工人随身带的小本子上记上重量和运达煤球店,一车车煤球就被送往遍布全市的各个煤球店,煤球店在小本子上签收,这小本子就是月底结算工资的凭证。当时常州的道路有很多还是石子路,桥梁也很多,且多是很陡的石拱桥,因为引桥短,载重一千多斤的板车上下桥可是件很费力的活儿。这样拉煤球每天要运三、四趟(视路远近而定)。开始的时候我只在板车的后面推,母亲为了照顾我,空车时总让我坐在板车上歇息,过了两年我力气见长,可以为母亲拉板车,由她在后面推了。那时常州城里有36万市民,汽车还是稀罕物,家家户户生活必需的煤球,就是由这些小板车一点一点从煤球厂拉到煤球店再进入千家万户的。除了拉煤球,其它货物象什么钢筋盘元、水泥制品、黄沙石子也都拉过。那些年跟着母亲走遍了常州的大街小巷,近的就在市区,远的直至戚墅堰、新闸、卜弋桥等地,好多地名至今熟记在心。曾记得有一次拉水泥管道过老白家桥,那是一座老式石拱桥,陡峭的青石台阶中间有两道车辙,而母亲的板车队由清一色的中年妇女组成,板车队来到桥下,车把两边各系一根粗麻绳,每根绳都有几个人在前面拉着,一直把车拉上桥顶,再把绳反过来在后面拉着,把车护送到桥下,这样整个板车队过一次桥就要将近一个小时。这些只是我为母亲推车的点滴经历,除了寒暑假多些,平时也只是星期天帮上一些忙,而母亲却是成年累月的拉着那沉重的板车直至退休。多年的繁重体力活使她的手脚变得粗大无比,长满老茧,以致老年后腿脚僵硬变形,行走艰难。而我也逐渐体会到了劳动的艰辛和生活的甘苦,加上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十年磨练,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生活中已经没有什么困难能把我击倒。现在走在路上看见拉车工人费力上坡时我会毫不犹豫的上前帮忙推一把,因为我能体会到他们的不易;日常生活中我的要求很低,从不挑食偏食,粗茶淡饭样样可口,因为我经历过磨练十分知足。这些大概就是母亲留给我的精神财富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